首页 > 热文 >

潘金莲“婚内出轨”是追求幸福?

时间:2016-12-23 23:22

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采集侠点击:

人的幸福感都是比较出来的,与财富多少没有绝对关系。

如果,从打娘胎里出来的那天起就处在一个优越的环境中,多半只会心安理得,受之坦然。不仅不会有幸福感,稍有不如意还会觉得受了多大的委屈。这样的人,尽管在外人看起来很幸福,但就其内心来讲,基本上是没有幸福感可言的。

至于人前所表现出来的,不过是虚荣心支配下的条件反射。相反,越是在艰苦的环境下,或是不被人看待的情况下,反而越是容易得到满足。只要加倍努力,获取了以前没有的东西,幸福感就会随之提升。
blob.png

当然,所谓的幸福生活也是在不断变化之中的。因为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,这山望着那山高。今天幸福了,可能明天就会觉得不幸福。故而,人最怕比较。比现在,比未来,比地位,比钱财,比老婆孩子,比谁的爹好。世上本就没有固定的起跑线,比来比去,心思也就变了。

很显然,《水浒传》中的潘金莲潘夫人也是善于比较的。当初在清河县给人家当使唤丫头的时候,过得那是一个不如意,地位低下不说,有时还要受老财主的欺负。封建社会就是这个样子,长得再好看,再年轻,丫头终究还是丫头,玩玩可以,没人愿意明媒正娶(糟糠之妻不下堂,老大这一关不好过),最多做个偏房,还免不了受大夫人的气,自始至终也不能和人家原配的夫妻平起平坐。没办法,规矩搁在那里,谁敢越雷池一步?不像现在,玩着玩着,就把人家原配挤兑走了,哪管自己是做了人家“小三”还是“二奶”的,只要有奶就行了。潘夫人生错了年代,知道无论如何也是做不了人家的正房太太的。

其实,这时的潘夫人倒也心地纯净,自尊自爱,三番五次受了老财主的调戏,始终不肯相从。但问题是,你在人家手底下干,天天走来走去的,就好比狗窝里放了个热包子,还是个鲜嫩的热包子,好吃的热包子,这让人家怎么能忍受得了啊。老财主一看始终得不了手,又搅得心里直冒火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金莲同志许配给了清河县最丑的武大郎。本来是为了报复,发泄心头愤恨,却不成想潘夫人就这么从了。

或许是潘金莲尚不识人间滋味,并不计较什么。尽管嫁的这个人丑了一点,也没什么本事。但终究是明媒正娶,比在人家那里做使唤丫头强多了,至少得到了一种心理满足。武大就更不用说了,从天而降一个大美女、俊媳妇,自然是呵护有加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摔了。小日子过得不错,夫唱妇随,恩恩爱爱。

古人就是这样,多数夫妻都是靠媒婆撮合在一起的,不到洞房花烛夜,长得什么样都不知道。这种婚姻制度,有时就像是赌博,只有等到掀开盖头的时候,才能见到庐山真面目。中意的皆大欢喜,不中意的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。因此,古人从来就有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的说法。这是封建社会对人性的摧残,很不公平。

没办法的事,大环境如此,谁也改变不了。恰好,潘女士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嫁给武大郎的。这在我们看来是有些委屈了,但当时的潘夫人可能也没这么想,上天既然这样安排,就好好过日子吧,怎么说都是一个归宿!

虽说日子过得有滋没味的,倒也相安无事。人有时就是这样,往往架不住比较。就在这个时候,大郎的兄弟武松回来了。回来也不要紧,如果武松生的也如武大一般,本也掀不起什么涟漪。可偏偏一母同胞所生的两兄弟却出奇的不一样,一个面貌猥琐,一个高大俊秀,一个老实本分,一个敢说敢做。这一比较可就出大问题了,把个潘夫人搞的是心旌动摇,心房颤动,无论如何也把持不住了,敢情天下还有这样的好男儿。回头再看看自己的丈夫,心中顿时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——老天爷啊,我的命也忒苦了吧?想那潘金莲本是花一样的年龄,又是情窦初开,哪里还能坐怀不乱呢?况且,自从嫁给武大以来,肚子是吃饱了,心理上也得到了满足,但那床帏之事分明就是一般般。多少年了,总也生不下个一儿半女。

这么一比较,潘夫人一下子就明白了,心理天平直接就倾斜到了武二郎的身上。平日里,出来进去,坐卧不安,兴奋得不行。对武松更是嘘寒问暖,关爱有加,时不时的还要说一些软言细语,试探一下武松的心思。对此,武松嘴上不说什么,心里却有些不高兴了。无奈,看在哥哥的面上,也不好随便发作。倒是潘夫人,看武松不温不火的样子,心里就像猫抓狗挠的一样,再也忍不住了。终于有一天,趁着武大外出的时候,对武松是左一言右一语,发起骚来。这可把武松给惹毛了,一顿怒斥,把个潘金莲刚刚燃起的爱情之火浇了一个“透心凉”。

【责任编辑:河南新闻网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